听闻柠檬灬很甜~

【农坤】重来(三)

*相思病

*梦雨前任

*傻雕文学

     黄明昊正想着是怎么把这个麻烦安顿好,显然他已经开始后悔当初嘴欠说出的话。

     “嘿嘿,黄明昊有你好看的。”大概是范丞丞缓冲的时间短,于是又恢复到闭着眼呓语的状态,这次黄明昊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凑近想听清楚后半句是什么。又像是调戏一般,范丞丞的声带停止了震动,取而代之的是沉重平缓的呼吸声。

      范丞丞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暖色的灯光照在他们身上,他们之间有一种说不清的暧昧气氛,恰巧黄明昊也把头挨了过去,若是街道上还有人的话,肯定会对他们来一个姨母笑然后用手机记录这一刻。

      “哼,怎么,还记得我?”

      范丞丞在迷糊之中听到了黄明昊的声音,但又听不清楚,无奈缓缓地睁开眼睛盯着眼前这男人的眸子,鬼使神差般地点了点头。

      黄明昊嗅了嗅范丞丞的颈间,果然有一股浓重的酒气味,黄明昊都怀疑他是不是喝傻了。

    “范丞丞,你是不是喜欢我?”为了测试他到底清不清醒,黄明昊再次发问,范丞丞去和刚才一样晃了下脑袋。

      “啧,喝的脑子都不清醒了。完蛋,我要怎么把你这东北大白鹅赶回你那鹅窝啊。”黄明昊失望地摇摇头,把范丞丞生生拽到了不远处的长椅上,气急败坏地捏起了他的脸。

      突然的那人擒住了黄明昊正在乱做的右手。收起脸上的笑容,努力克服酒精带来的眩晕感,一字一句的说道:“黄明昊,我喜欢你,一直都是。”

      黄明昊对上范丞丞坚定不移的眼睛确实和刚才不一样。黄明昊想甩开抓住他的手,却发现抓他那只手已经用力到能隐约看到青筋,只能尴尬的一笑。

      “范丞丞,你醉了。”

      这种尴尬的氛围并没有维持多久 范丞丞的不适已经超过了理性控制。胃里的翻江倒海,迫使他放开了抓黄明昊的手。一只手捂住嘴巴,跑到公共洗手间,单手扶着墙,对着洗手池干呕。由于一天下来并没有吃什么饭菜,范丞丞只能泛着恶心吐得天昏地暗。直到老天爷终于肯放过他,范丞丞背抵着墙,刚才的痛苦已经抽干了所有力气,只是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上。

      当黄明昊明白怎么一回事了以后,冲进去时只能看见曲膝坐在瓷砖上的范丞丞用牙齿轻咬着已经惨白的下唇,闭上眼睫毛在空气轻颤,皱着眉头像是在极力隐忍某种折磨。

      黄明昊心知肚明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坐在旁边,搂住范丞丞的脖子,让他往怀里靠,另一只手伸过去,替范丞丞擦拭嘴角。

      “走大白鹅,我们回家。”这次黄明昊没有再犹豫,扛起范丞丞就往外走,亲手轻脚的放进早已招来的出租车。

      “师傅,酒窝公寓。”

—————————————————

      蔡徐坤大概是没有想到黄明昊会塞给自己一张莫名其妙的纸条,还与他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仿佛自己知晓了一切。

      米黄色的信纸中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个个药名,蔡徐坤凭感觉可以看出这里不仅有胃药,感冒药,还有杂七杂八的什么药,让他看的头疼。

      尾行的落款是“你的农”,以及一颗小纪心。

      蔡徐坤还是没理解黄明昊想要传达些什么给他,或者想说陈立农百病缠身,将入冥府?

      呸!他急忙掐灭了心中这个不合实际的幻想。

      他的大脑明明已经足够清醒,但在寒冷秋风的吹拂下,还是感到格外瑟瑟发抖,全身的神经细胞受到最高程度的刺激,被迫讲出内心最渴望吼出的那句话。

      “陈立农,我想见你。”

……

      车里异常尴尬,司机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

      回公寓的路上一片漆黑,只有来往的车辆一次又一次的将残余的光线映射进车里。

      范丞丞的脸上带着些酒后的绯红,身上浓重的酒气,仍未散去,浅浅的鼻息喷在黄明昊的脖子上,让他觉得痒痒的,便轻声一笑。

      “……范丞丞,你真的好烦,好烦。”

      “滚!”怀中的人冷不防爆出一句粗口,黄明昊心里一惊,低下头憋了一眼范丞丞,那人眼底却尽是迷离之色。一双手想用力的推开他的胸膛,可他毕竟是刚吐之人,全身力气早已被抽干,根本无济于事。

      黄明昊松开范丞丞双手环胸,看他想干嘛。

      范丞丞转过身去,留给他一个背影,又沉沉睡去。

      窗外的霓虹灯将车内照的五光十色。一滴滴水珠染上彩色,在黄明昊睫毛上跳跃,逐渐模糊。

      下雨了。

【农坤】重来(二)

*相思恋 *梦回前任    文笔烂,附带权贵。


      自从陈立农挂断那通电话以后,心底就升起一股莫名的烦躁,文章写着写着就开始抓狂,为此他喝了一瓶又一瓶的冰水,竟还是降不下心里的火气。

      明明两年前是你承诺过不会再来打扰我的世界,为什么两年后还要我去在乎你蔡徐坤!

      果然还是遭报应了吧,不久后陈立农就能感到胃里一阵刺痛。他突然间想起来自从和蔡徐坤分手以后他就习惯性的在冰箱里放水,企图用疼痛麻痹自己对蔡徐坤的想念,不过是今天灌得有点过头,都怪黄明昊打的电话。陈立农在心里这样抱怨着。

      陈立农刚想起身找一下药,却记起当初赌气把全部的药都给扔了,后来又嫌麻烦没有再去药店买过,只能心里暗骂mmp

      最后陈立农放弃了挣扎,翻开手机重新找到黄明昊,“喂,麻烦带点药过来。”陈立农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的。

    “啊,这么晚了,好吧等着。”此时的街道上,几乎所有的店铺都关门了,市里唯一一家24 小时工作的药店只有中心医院傍边的附属药店,黄明昊很清楚知道那是蔡徐坤工作的地方。

      犹豫了一下,黄明昊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坐出租车到了药店,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这个点还能遇到刚值完夜班的蔡徐坤拖着一个酒鬼范丞丞来买醒酒药。

——————————————————

      范丞丞一只手挂在蔡徐坤的脖子上,一米八的大个子低着头弯下腰比蔡徐坤矮了一个头,像指挥家一样另一只手在空中比划,突然间挺直腰板兴奋地大喊一句。

      而蔡徐坤只祈祷这家伙不要吐出来,不然自己的白大褂又要洗一遍。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药店,心里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都跟你说了晚上我要值班,硬是拉我去酒吧,我在上面唱的那么动情,现在搞得好像你失恋了一样,还害我被院长骂。”喝醉的范丞丞连视力都下降了,只能看见蔡徐坤的嘴巴在一张一合的说些什么,然后抬起头来对他傻笑。

       晚风吹起蔡徐坤的发丝,好看的脸蛋上夹杂着一丝疲惫,盯着范丞丞迷离的眼神,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么冷的凤都吹不醒你。”

      前脚刚要跨进药店的黄明昊被一路跌跌撞撞走过来的两人静吓到,范丞丞一副快要吐的样子还往黄明昊身上扑,还好蔡徐坤一个机灵用手把范丞丞的嘴给堵上,作为医生特有的素质顺手点了范丞丞的穴,让他安分地趴在肩上。

      不过饭某的重量已经超过蔡徐坤的承受范围,情急之下只能求助对面的陌生人。等蔡徐坤真正看清黄明昊脸的时候才惊讶道:“啊?,小贾。”

      黄明昊却没有多说话,只是帮忙把饭某挪到长椅上,不经意间看到范丞丞脸上

的红晕,竟会多管闲事地问蔡徐坤“他怎么了?”

      蔡徐坤歪着头指着药店门口答非所问:“我要去买醒酒药。”

      “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蔡徐坤挠挠头发发问。

      “给陈立农捎药。”黄明昊也没多想,就把来的目的全盘托出,他觉得有必要告诉这个陈立农前任的事情的实况。

      蔡徐坤被黄明昊这句没由来的话激起想皱眉头的欲望。

      “和我……没太大关系吧?”蔡徐坤苦笑一声,想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黄明昊是心知明肚的,只是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感慨,转身进入药店,准备用实际行动帮他们制造机会。

     蔡徐坤想把范丞丞留在这里,因为他深知自己没有能力把蔡徐坤给抗走。

      “他,交给我吧!”黄明昊用下巴指着仰面朝天的范丞丞。

      “离我家近”他在蔡徐坤差异的眼神下冷不丁冒出一句解释。

      “哦。”

——————————————————

     


     终于放暑假了,好不容易有时间码字(⋈◍>◡<◍)


NK (农坤)

纽扣论坛(一堆臭屁精的日常唠嗑)

1L:农坤超纯的,亲亲,抱抱,举高高什么都干过了呢!

2L:什么都干过..........令人想入非非。

楼主:农农要好好保护我坤啊!

3L:@楼主,开玩笑,超级22一拳490好吗。

4L:我真的很担心坤坤会被操死在床上;-)

5L:@4L照姓陈的那个肺活量,吻一次都怕小葵把持不住~

楼主:我到底说错了什么,内容开始变质。

6L:还好这两人身体素质好。

(楼主已撤销论坛话题)

【农坤】重来 (一)

农坤老梗     *相思病
                   *梦遇前任   第一次写,文笔烂,小心入坑
Part.1

   “嗡”摆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黄明昊”三个大字。陈立农放下了手中带冰的薄荷水,手上还沾着水珠,陈立农无奈式的甩甩手后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农,我看到他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犹豫像是前思后想了很久才开口。陈立农脑子里浮现出两年前那个对自己傻笑的男生,却依然没有开口讲话。若不是还能清楚的听见那头呼吸的声音,估计都以为这通电话已经结束了。

      陈立农看着眼前还在一直冒汗的冰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回应他。

      “两年,你真的能放下吗?”或许是想早点知道答案,黄明昊用质问的语气率先打破寂静。

       陈立农自嘲般的轻笑一声“不然呢,他已经不爱我了!”这句话像是结束语一样电话两头不再发声。就连黄明昊也想不到陈立农会给他这样的答案。当他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对方已经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随机转进耳朵的是“嘟——”。

       黄明昊只好关掉手机放进口袋里,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那个男人也就是陈立农口中说的他——蔡徐坤,他坐在酒吧舞台上的升降椅子上,弹着怀里的吉他,唱着曾经为陈立农所写的情歌,故意压低帽子,不愿让人看到阴影下那双红了的眼框。而站在酒吧外的黄明昊依然能透过玻璃窗看到那颗晶莹的泪珠滑过蔡徐坤的脸颊掉落在吉他的一根弦上。
——————————————————
        序章